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生频道 > 小记者区 > 正文

谁的诗情,谁的春

编辑:花非花 录入:花非花 来源:本站原创 2008-06-03 09:36:31 

谁的诗情,谁的春 早春花枝欲断,仲春燕忙莺懒绕蝶飞,暮春花与泪俱流,谁的诗情谁的春! ————题记 酌酒花间对月歌,剑气花影一壶酒,敢问人生有几何?此意唯能青莲抒。李太白的一生,时时都是春天。即使偶有暴雨骤临,也激不起太白心中的波澜。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!”这是他对冬霜的呐喊,任冰封万里,心自生机盎然。青莲一生是春,春的生机,春的幻影,春的色彩。最终,他携一壶酒,抱着一颗永春的心,踏入那江心光幻般的月影。 满腹经书,万丈豪情,却生逢乱世,奈何一腔热血,随春而逝。子美不是春天的诗人,但却总有春天的希望。他不同于青莲的时时而乐,只有春夜对雨的倏然欢喜。他将自己的一生留在寒冬,留在春的前夜。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俱欢颜”,他没有拥有长久的春,但他却以春的温暖,春的无私,春的希望,让人们感受到了春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还眷念着国家的春,人民的春。 和羞走,独倚在门后回首,只装作将那青梅嗅。年轻的易安完全是春天的。春的艳丽,春的活泼,春的可爱,无一疏漏地在她的身上体现着。而幼时的易安,当然不知这春天,远比秋天停驻在她生命中要短。经历靖康之耻的她,词作风格骤然凄冷下来,再也看不到绿肥红瘦,再也经不起一滩鸥鹭,只有双溪的小舟载不动许多的愁。易安的春,是尘封在记忆中的,这封印,也许只能等到明春,才可打开吧。 “花谢花飞花满天,红销香断有谁怜?”暮春的花残人亡两不知,滴碎了多少人的泪,多少人的心。梦阮托黛玉之口,吟出了这伤春之诗。这是林潇湘的一生写照,亦是梦阮的心绪。他们的生命中,看不到春的影子,但梦阮却创出了古典小说的春。也许,这正是春无眷顾梦阮的特殊之处。 青莲,子美,易安,梦阮,都拥有过春天,无论长短,春天依旧。他们的诗情,他们的春。谁春不尽,谁无春?

相关阅读

无相关信息

我要评论

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葡京开户